蛇类网,施工,佛经,花茶,影片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五鬼报正宗综合资料 > 正文

杨洁评价红楼梦,如何评价《红楼梦》中的芳官?

时间:

身为丫头却一言不合就跟赵姨娘打架,这样的姑娘你们怎么看?

讲真,我极不喜欢芳官。那是一个盲目自大,唯我独尊,挟私张扬,聚众闹事的问题女孩,是典型的不作不死。



不信,请先看看人们对芳官的评价:

晴雯:都是芳官不省事,不知狂的什么。也不是会两出戏,倒象杀了贼王,擒了反叛来的。

袭人:一个巴掌拍不响,老的也太不公道,小的也太可恶性。

麝月:提起淘气来,(芳官)也该打两下儿,昨日是他摆弄了那坠子,半日就坏了。”

探春:淘气异常



再请看芳官走进宝玉视线后后的大事一览表:

事件一,原由:芳官因干妈让她使用亲女用过的剩水洗头而不服而大吵大闹,认为干妈占了她的便宜。

评:芳官只有五百钱的月钱,袭人都不放在眼里的,况且别人的照顾就是应该的吗?芳官这样闹,只不过是气不过干妈不把她捧在手心里罢了。她想要的是人人都象柳五家的那样,把她当成大小姐那般供着。




事件二,芳官砸糕。芳官在小厨房见有一个婆子手里托了一碟子糕,就要尝一块。因是替别人买的,丫头小蝉不让,柳家的忙拿了一碟子出来,递给芳官,还要炖好茶来,芳官便把手内的糕掰了一块,扔着逗雀儿玩,口内笑说道:“柳婶子,你别心疼,我回来买二斤给你。”小蝉气的怔怔的,瞅着说道:“雷公老爷也有眼睛,怎么不打这作孽人。”

评:芳官太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,恃宠而骄,就是这样的,只是她眼光太短了,她不知道,宝玉只是官二代,真正的大BoSS是王夫人。



事件三,原由:芳官仗着宝玉,答应安排大观园内小厨房主事柳嫂子的女儿柳五儿到怡红院做事。

评:这“人事调动”本属于荣国府主管王熙凤,她竟然越厨代庖,把手伸到管家权方面,虽然后面有宝玉撑腰,却也太不知分寸,别说他一个三等丫头,就是袭人也不曾做过这样的事。可见芳官的胆子有多大。



事件三,芳官将“蔷薇硝”说成“茉莉粉”给了贾环,后被彩云发现,赵姨娘非常气恼,骂道:“这屋里连三日两日进来的唱戏的小粉头们,都三般两样掂人分两放小菜碟儿了。若是别一个,我还不恼,若叫这些小娼妇捉弄了,还成了什么了?”芳官针锋相对地顶撞说:“‘梅香拜把子——都是奴才’罢咧!然后与赵姨娘先对骂、后对打,最后装死。

评:赵姨娘骂她固然不对,但芳官做事也太过分。不但欺骗贾环,而且理直气壮,光明正大,以为世界都应是绕着自己转的。



事件五:芳官被赶出大观园,被干娘领走,她疯了似的,她“茶也不吃,饭也不用,勾引上藕官,蕊官,三个人寻死觅活,只要剪了头发做姑子去。”

评:如果一开始她与干娘吵闹,还有可能是因为“物不平而鸣”,这后来确实是无理取闹了。最后带累的朋友也与他一起出家。



其实,芳官是聪明的,宝玉一个眼色,她便心下明了其中含义,只是还是太小,不辩是非,但知有己,不知有人,一味的作,自以为找到了靠山,却不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这样的自以为是,自作自大。注定路不长远。

又一个晴雯,丫头版的林黛玉和史湘云混合体。

宝玉房里最没心机的人,一定是晴雯和芳官。

最具有“物不平则鸣”意识的,也一定是这两位。

晴雯本人还盖章过,觉得芳官比她更能搞事情。

芳官和干娘吵架,晴雯的弹幕是这样发的:都是芳官不省事,不知狂的什么,也不过是会两出戏,倒像杀了贼王、擒了反叛来的。

一向说话留余地的袭人也复议:“老的也太不公平些,小的也太可恶些”。

而芳官的所谓可恶,在于“我不欺负你就不错了,你还敢欺负我?”

她干娘先带了亲女儿洗头,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情,但自视甚高的芳官、原本就看不起干娘“你沾我的光”,所以先后顺序在她眼中变成了“把你女儿的剩水给我洗”。继而上升到原则性问题:我一个月的月钱都是你拿着,你沾我的光不算,反倒给我剩东剩西的。

日常傲娇。她要开小灶,厨娘柳家的送了几样精致小点心来,宝玉看着都偶然觉得香、吃的real开心,芳官却一脸嫌弃:油腻腻的,谁吃这个?

论心比天高,谁能比得上芳官?

赵姨娘稀里糊涂来闹事,芳官有多出格?她吵着吵着和赵姨娘对打了起来。

动手啊盆友们!红楼梦里几乎从头到尾都在吵架,但真正动手的没有几次。

这么暴脾气的晴雯,也就只敢撕扇子摔东西,从来没敢动手打架。

赵姨娘的亲闺女探春,被她活活气出了心病,也讲不出来“都是奴才”这样的话。

如果说,芳官喊着自己和赵姨娘”都是奴才“,是她的平等意识在闪闪发光,那么她在赵姨娘之前轻慢小丫鬟,则是芳官从怕被轻贱、而走向了一个被反噬的极端。

小丫头蝉姐儿,手上拿了给别人买的糕,芳官要吃、蝉姐儿没给:这是人家的、你们哪里稀罕这个?柳家的给芳官新拿了一块,芳官拿着问到蝉姐儿脸上:稀罕你那糕?我不过说着玩罢了,你给我磕个头,我也不吃。

说完,将手上的糕,掰碎了打小鸟雀玩。

这,就非常过分了。赵姨娘轻慢、冤枉她在先,她的反抗是正当防卫。

而婵姐儿对她并无恶意,作为一个丫鬟,糕点是给她的上级买的,她没权力随手交给芳官,更何况芳官连宝玉吃的都不稀罕,也是不在乎这糕点。蝉姐儿也合理向芳官解释了,唯一的问题是她没有“毕恭毕敬”。

而芳官做了什么?你给我磕个头、我也不吃。拿了一块当着她面扔。

因为怕被轻贱、怕被看不起,这样锱铢必较、丝毫必争,反过来看不起别的丫鬟,这算是争取人人平等?!这是想要当皇太后吧!

当然,芳官的傲娇态度,也有几分年纪小、有恃无恐的顽皮不懂事。

但芳官的天真,同时又浸透着世故的算计。柳家的丫头五儿想来宝玉房里,通过芳官走动人事关系,虽然芳官看中的是自己和五儿投缘,但她显然也明白这套托人办事的晦涩潜规则、并且积极占便宜。

不过,芳官并不是完全可恶,甚至,她有几分像丫头版里的,林黛玉和史湘云混合体。


如果说晴雯是丫头里的林黛玉,眉眼有些像林妹妹,性格里的傲气也像,那么芳官则在这种傲气之外,又多了几分史湘云式的豁达。

红楼梦里这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子,都是被买来的贫家女,都有一段爹穷娘穷卖儿卖女的伤心往事,林妹妹虽然薄命,这些姑娘们也一样不幸运。

不同于林妹妹的哀怨,芳官更有几分史湘云的没心没肺和帅气。

打扮成男生,英气的很,喝醉了酒随处睡着,要不是被袭人扶到宝玉身边躺下,和史湘云醉倒卧石上有什么区别?

你看,她有带刺的自觉意识,却没学会探春式谨慎持重的真正才能。

七分像晴雯,一分像黛玉,两分像史湘云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如何评价《红楼梦》中的芳官?

?